中新社南京9月2日電 題:敵酋在此簽下降書——探訪二戰中國戰區南京受降地
  中新社記者 陳光明 朱曉穎
  南京城東的一處軍隊大院內,有一塊刻有“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舊址”的石碑,石碑後的原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是江蘇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69年前的9月9日,中國戰區受降典禮在這裡舉行。69年後,這裡已是南京軍區軍史館,館門口掛著“侵華日軍(中國戰區)投降簽字儀式舊址”牌匾。
  館內,當年新四軍與日寇殊死搏鬥的場景,被塑成巨大的雕塑。同時,1945年9月9日那個日軍受降的歷史性場景也被做成了蠟像。
  南京市地方志辦公室工作人員胡卓然介紹,戰時這裡曾破舊不堪,一度棄用,在倉促清理出十多具屍骨後,以白布臨時圈地,作為受降儀式會場。
  受降歷史蠟像的背景是巨型油畫《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時·南京》,作者陳堅正在油畫前講述那個歷史瞬間。
  當時,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禮堂正門上方塔樓鑲嵌著巨大的紅色“V”字,以示勝利。禮堂前的大街上,每隔50米就豎立一根旗桿。旗桿下,中國士兵們全副武裝、精神抖擻。9月9日上午9時整,鐘響,在這被中國人視為“三九良辰”的時刻,受降儀式開始。
  侵華日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,脫帽,坐在投降桌的一端,與昔日的學生——中國受降代表、陸軍總司令何應欽面對面,準備投降。以中、日文書寫的兩份受降書,由中國陸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蕭毅肅交予岡村寧次。岡村肅立,雙手捧接,低頭展閱,侵華日軍總參謀長小林淺三郎置硯磨墨,岡村閱畢,毛筆蘸墨,註名,從上衣口袋取方章,蘸印泥,蓋印章。由於緊張,印章蓋歪了。小林來到何應欽面前,躬身雙手呈降書,何應欽起身接過。
  69年前的那場儀式僅持續了15分鐘。受降後,廣播中傳出何應欽的講話:“這是中國曆史上最有意義的一天,是八年奮戰艱苦奮鬥的結果……”在大禮堂外安靜等待的人們開始躁動,手舉彩紙裱糊的旗子,涌向街道,舉行盛大的慶祝游行。
  2005年8月,這裡舉辦了海峽兩岸老軍人共慶抗戰勝利60周年盛會。參加過當年受降儀式的人歡聚於此。
  耗時16年創作這幅歷史油畫、定格了中國抗戰勝利那一時刻的陳堅說,“這是中華民族抵禦外來侵略唯一一次徹底勝利。一張畫,雖並不能代表抗戰結果,但我的目的是給人留下聯想、思考。”(完)  (原標題:探訪二戰中國戰區南京受降地:敵酋在此簽下降書)
創作者介紹

sham

xa90xalh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