棉田裡辛苦工作的採棉工。受訪者提供
  “立冬”當天,進疆“淘金”的又一撥採棉人如候鳥般返回。疲憊的身軀背著沉甸甸的行囊,腳步匆匆,歸心似箭。初冬時節,並不富裕但溫暖依舊的家是他們永遠的歸宿。
  深山之巔,桃子和長財靠遷徙式淘金,“麻雀銜柴”般築起的二層小樓,既圓了一個普通農家幾代人的夢,同時也成了一對恩愛小夫妻追逐幸福生活起步的地方。
  苦並快樂著!夫妻約定,來年9月繼續“拾花”去!
  兩個月時間,手法已經嫻熟的他們比起那些“拾花狀元”毫不遜色。“拾花”歸來,夫妻倆掙回2萬元。
  11月8日,先一天才從新疆“拾花”回來的天水市麥積區三岔鄉前進村小夫妻長財和桃子顧不得休整,天一亮就來到自家的花椒地里上肥。
  薄霧繚繞,晨露晶瑩。在陡峭山坡上的田地里,長財一邊叮囑身體瘦小的媳婦腳下小心,一邊彎腰將被露水打濕的褲腿掖進襪子里。
  “儘管山大溝深,但這些花椒地是一家人的命根子,不遭天災的話,一年少則也能收入2萬多元呢!”施肥、拔草、除蟲,長財動作麻利,細緻耐心。
  前進村有80多戶人,部分住在山下,長財家則住在距離山下約1公里的山頂上。從山下沿著只能通行三馬子的盤山小道蜿蜒而上,到達他家將近3公里的路,步行需大半個小時。
  “拾了幾年棉花,你怎麼變得像東家似的不讓人休息,到新疆沒黑沒明地辛苦了兩個月,到家了也不讓歇兩天。”桃子對著朝自己傻笑的老公嗔怪道,她摘棉花掉了的指甲蓋,才長出了點新肉!
  “人誤地一時,地誤人一年,趕早把活幹了,有你休息的時候!”上午10時,忙碌了大半天的小夫妻滿頭大汗,互相調侃著,返回家中。坐在寬敞明亮的小二樓前,桃子一把摟過撲到她懷裡的兒子,抱起轉了幾圈,母子倆發自內心的笑聲頓時迴蕩山間。
  桃子剛剛30歲,今年臘月初八剛好是她嫁到這個家10周年的日子。
  “我娘家日子就過得苦,沒想到嫁過來後,這個家也是一樣的艱辛。娃他爸13歲時父親就離開了,是老母親將他們一兒一女養大的。”桃子看了看正在洗臉的老公,言語間滿是疼惜。
  兩人結婚後的幾年,一兒一女相繼出生,破敗的土坯房子年久失修岌岌可危,家境更加窘迫。桃子和老公商量,兩人決定外出務工。
  5年前的秋天,夫妻倆隨著浩浩蕩盪的摘棉大軍遠赴新疆摘棉花。第一年,她和丈夫兩個月掙回1萬餘元。對當年這個家來說,一下子有了這麼多錢,夫妻倆突然覺得腰裡硬氣了許多。
  “當時就想,如果能這樣順利地幹上幾年,加上自家的花椒賣的錢,能蓋一院新房多好啊。”桃子說,他們的夢就從此開始了。
  經過4年的艱辛積累,今年3月,夫妻倆終於在深山之巔蓋起了一幢180平方米的小二樓。  (原標題:【特稿】天水:遷徙式“淘金”,山村夫妻的“拾花夢”)
創作者介紹

sham

xa90xalh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