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都訊 6年的“馬拉松投訴”後,廣州增城新塘鎮海倫堡和新世界花園的業主們把污染企業——— 南玻玻璃廠“趕走了”。但他們發現,居住環境的狀況依然惡劣。他們懷疑,一路之隔的環保工業園才是“罪魁禍首”。
  趕走南玻後,污染依舊
  投訴6年後,業主們再次上訪。
  上周三,廣州市環保局例行接訪日,廣州增城新塘鎮的樓盤,中頤海倫堡和新世界花園的5位業主,帶著材料又來了。
  新世界花園的業主曹先生說,每年七八月,南風一起,小區內總會瀰漫一陣惡臭,“聞上一兩口,絕對能把昨天晚上的飯給吐出來”。他們懷疑一路之隔的夏埔環保工業園就是污染源。
  2007年,中頤海倫堡的居民就開始投訴了。
  黃埔區雲埔工業區南崗片區的南玻玻璃廠距離該樓盤不遠,經常冒出黃色煙塵。環保部門對該廠的尾氣監測也始終不達標,因此他們將矛頭集中對準了南玻玻璃廠這塊“臟玻璃”。
  經過六年的“鬥爭”,南玻玻璃廠去年停產。今年3月,該廠那兩根百米長的大煙囪被爆破炸倒,但居民並未歡呼雀躍。
  “是明顯好了一些,但是空氣還是很臭,尤其是夏天。噪音污染和水污染也都還在。”海倫堡業主委員會主任王先生說。
  他們將目標指向了一路之隔的環保工業園。
  “這個環保工業園才是最大的污染源”
  環保工業園?業主曹先生說,簡直就是一個諷刺。
  新世界花園的外牆上,不少居民在陽臺上掛著大大的紅色“臭”字,表達抗議。據稱,園區內不少企業都是高污染的服裝漂染企業。“原來以為都是南玻玻璃廠造成的,現在才知道這個工業園區才是最大的污染源,是污染企業集中營。”曹先生說。
  業主們不斷投訴,增城市環保局責令創景漂染有限公司整改。10月27日,南都記者和投訴業主走進該企業參觀。
  初入車間能感覺到一股異味,但並不濃烈。而且該企業整改後也花了200多萬元,搞了一套收集車間廢氣的裝置。有投訴業主表示,除臭裝置每月運營的電費要三四萬元,他擔心企業為節省成本,而不會充分利用。該企業負責人對懷疑表示能理解。參觀後,業主們更加確信,污染是整個園區的企業集體造成的。
  “這些都是遺留問題”
  牛仔產業是增城的支柱產業。
  2006年,政府對牛仔服飾的上游產業———漂洗企業實施搬遷。70多家企業淘汰剩下50多家。但集中搬到環保工業園,沒能一步到位做到臭氣達標排放。增城新塘環保所相關負責人解釋:“肯定要規範起來,我們也一直在推進,但確實需要一個過程。”
  南都記者實地走訪發現,矛盾的主要原因是工業園距離住宅區太近了。上周三,廣州市環保局的巡視員何榕友就告訴投訴的業主們,當初建設工業園是沒錯的,確實集中解決了大部分污染物處理的問題,但管理和規劃有問題,附近不能再規劃建住宅區。
  增城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則表示,“搞工業園的時候,周邊很空曠的,只有新世界一期的幾棟樓是1998年建的。其它的都比工業園規劃得晚”。有相關人士表示,這些都是遺留問題,他們不是很瞭解情況,但問題已經形成,他們將儘快解決矛盾。
  現場走訪
  飯桌上的灰,點火就能燒溫涌河的水,半黑半透明
  夏埔環保工業園呈南北帶狀,海倫堡緊貼工業園的西邊,新世界花園、尚東陽光則位於工業園的東北方向,僅隔一條溫涌路。據稱,受影響的居民約有十萬人。
  粉塵:飯桌上的灰塵能點燃
  海倫堡業委會主任王先生住在81棟9樓。
  每晚,他的妻子都要將家什全部擦一遍。桌面、茶几等顯眼處要擦好幾遍才行。可飯桌下的玻璃上還是能看到薄薄的灰塵。王先生伸手一抹就是一手灰。他把手裡的灰塵聚攏,掏出打火機,一點,居然燒了起來。仔細觀察一下,這些灰塵都是些細纖維。
  臭氣:臭雞蛋加鹹魚的味道
  尚東陽光小區斜對面路口,濃烈的臭氣隨風而至,像鹹魚,繼而,又像是臭雞蛋,仔細品品,還有股氨氣味。環保工業園區內,一家無名工廠的牆腳下,有颱風扇,呼呼地往外吹著臭氣。風扇上、離風口較近的物體上,細細的纖維已堆成厚厚的絮狀物。一陣風吹過,空氣立即變臭。
  髒水:河涌一邊透明一邊黑
  儘管工業園內建有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處理廠,但南都記者發現,還是有污水被直接排放入河涌。排污口周圍的泥土漆黑如炭,排出的污水顏色偏黑,流進溫涌河,再排入東江。河兩岸是工業園和尚東陽光小區。靠近工業園這邊,水質黑如墨,靠近尚東陽光住宅小區那邊,卻能看到河涌涌底。
  採寫/攝影:南都記者 劉軍 實習生 陳燕
  整合:陳實
  廣州地區讀者詳見AⅡ疊讀本  (原標題:新塘業主掛“臭”字抗議污染)
創作者介紹

sham

xa90xalh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